网约代收垃圾风潮再起:丢一次3元包月三百,盈利无期难成风口

编辑:
2019-07-03 13:16:56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在7月1日正式实行。家住上海的刘易今每天都要接受灵魂拷问:“你是什么垃圾?”作为一个典型的“996”白领,小区规定垃圾投放时间让他郁闷不已,每天他不仅为错过扔垃圾时间而难过,还要为扔错垃圾交智商税而懊悔。直到听说有种app可以网约代收垃圾,他才感到如释重负。
 


 

  网约收垃圾跟订外卖一样方便

  与网约车类似,所谓网约代收垃圾,就是客户通过APP线上预约,回收垃圾的工作人员会定时、定点上门回收垃圾的应用软件。比如在支付宝搜“易代扔”,用户选择好垃圾类别后上传图片,之后再填上地址、电话、上门时间、预估重量等信息之后,点击提交订单,就会有网约垃圾代收工上门将垃圾分类回收走。

  对于无暇分类的白领们而言,这种操作跟叫车、订外卖一样方便。据新华社报道,随着垃圾分类新规的落实,易代扔这类垃圾代收公司的订单激增,一名足够勤奋的垃圾回收员,月收入达到一万元以上。

  除了这类正式的网约工,还有散户在小区楼下直接贴出代收垃圾小广告,甚至还有人在淘宝的咸鱼网上挂起了招牌与价格表,直接化身成代收垃圾网约工。但这种渠道的安全性存疑,毕竟把家庭住址和电话直接给一个网友,很难让人放心。
 


 

  对于代收垃圾网约工这一职业的出现,有些人抱有疑虑:如果外卖员也加入了代收垃圾的队伍,会不会出现左手提着外卖,右手提着垃圾的情况出现呢?

  网约收垃圾早已有之

  互联网+收垃圾的玩法其实很早就出现,比如小黄狗、再生活等等,但此前并未引起外界的关注。直到最近上海市实行严格的垃圾分类后,这类服务应用开始展现在聚光灯下。

  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6月14日,小黄狗曾获得10.5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在同年的10月27日,获得了1.5亿元人民币的战略融资。然而好景不长,2019年3月,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唐军因其另一家公司团贷网非法集资被立案侦查,主动投案后公司资金被冻结,最终小黄狗出现停运危机。今年6月15日,小黄狗工作人员向AI财经社证实,小黄狗正在申请破产重整。

  另一家代收公司再生活,也没撑到垃圾回收行业的春天。自从2016年9月获得来自博观资本和呈瑞投资的A轮融资(具体金额不详),长期难以盈利,公司于2017年倒闭。

  根据住建部统计,2017年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2.15亿吨,2010-2017年的复合增长率为5%。东方证券认为,上海目前的垃圾分类模式,将孕育出75.56亿元的市场规模。依住建部等部委要求:46个重点城市到2020年底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2019年起全面启动,2025年底前基本建成。由此看来,垃圾分类回收的市场潜力可期。

  尽管“互联网+垃圾回收”的赛道创业多以失败告终,选手依然有增无减。五花八门的代收垃圾平台或软件开始发力,试图在该领域分得一杯羹。

  “垃圾创业”能成为下一个风口吗?

  事实上,就算加上互联网概念,垃圾服务企业仍无改劳动密集型的本质,需要靠人力、运营取胜。同时这也是短期内难看到高利润的行业,因此创业者需要承担更大的压力。

  今年32岁的程序员申志平瞄准了垃圾上门回收的商机,在6月底制作出了一个网约回收垃圾的APP,并上架试运行。但记者在体验后发现,APP功能粗糙、bug不少,远没达到实际商用水平。例如用户可随意发起订单或接单,由于无法对用户身份信息进行验证,会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目前只能线下支付,无法线上支付等问题。

  目前申志平的平台上每单收费从5元到11元不等,但费用会全部给网约工,平台只充当了一个中介的作用。

  对此,申志平表示,目前软件还处于试运行的阶段,只有几十位用户,自己也是在逐渐摸索。目前的运营模式是以社区为中心,做社区内的上门回收垃圾工作。现在遇到的主要困难除了运营资金,就是用户群的发掘以及与物业的沟通。

  在以垃圾分类著名的日本,其再生资源产业从业人员在2010年就以达到1400万,年产值约3500亿美元。因此即便面对重重困难,申志平依然抱有信心。他相信随着垃圾分类新规的向前推进,这个行业在我国也必定会展现出勃勃生机。

  根据天眼查的资料显示,过去一周(6月25日-7月2日),新成立的垃圾分类相关公司达到49家,竞争一片火热。由于垃圾分类回收的入行门槛不高,因此预计市场上将涌现出更多的申志平。但激烈的竞争或许会让新成立的公司难以站稳脚跟。

  记者体验了支付宝的易代扔,依托支付宝的用户数据,易代扔在用户注册阶段就能与支付宝的账户连接,获取个人的相关信息。相比记者之前体验的其他网约垃圾回收软件来说,用户体验、安全性等优势都十分明显。在雄厚资金和先进技术的加持下,大公司的生存环境显然比刚成立的小公司要好不少。

  据央视网报道,以废纸箱为例,一吨废纸箱的市场价格在1000元左右,但光是回收和分拣的成本就已经超过了800元。若加上代收垃圾网约工的工资以及公司运营的资金,运维成本可想而知。

  (文中刘易今、申志平均为化名)

  文 | AI财经社 实习生 王贺龙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我们将分好类的垃圾扔进垃圾桶后,它们将经 [更多]

近日肯德基、麦当劳因为外卖产品定价高于堂 [更多]

“旅客因误售、误购、误乘或坐过了站需送回 [更多]

个别平台涉嫌无处方售处方药,同时,多家平 [更多]

从2019年3月起,刘飞云通过三层中间人辗转拿 [更多]

中国的麻风病人及其家属,也有过沉重而痛苦 [更多]

在贵州普安县,获赠的2000亩白茶苗长势喜人 [更多]

近期,有一批专业“炒猪”团伙通过先向养殖 [更多]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