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继化的博客

http://www.mszsx.com/bbs1/u.php?uid=896  [收藏] [复制]

郝继化离线

  • 1

    关注

  • 2

    粉丝

  • 13

    访客

  • 等级:新手上路
  • 身份:验证会员
  • 总积分:0
  • 男,1977-01-01

最后登录:2018-02-12

更多资料

日志

缅怀老行长姚景庭

2018-01-13 14:35
       一九九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从常德广福桥煤矿调到中国人民银行大庸分行,现在叫中国人民银行张家界中心支行。这年我三十九岁,近不惑之年。从此,我的工作和生活完全进入了新的状态。我在广福桥煤矿做纪检监察工作。原本想调到中国人民银行慈利支行做保卫工作。因为慈利支行的行长和一位副行长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学。他俩对我再熟悉不过了,工作上应该是绝对可靠。哪知,中心支行行长姚景庭把我直接调到中心支行并安排到纪检监察室工作。第二天,行里发福利,木炭和液化气,给我这个新来的员工也发了一份,与老员工同等待遇,连我本人觉得意外。第三天,我开始上班。监察室杨主任给我布置工作任务。他说,行党组要我从今天起写中心支行一九九零年度廉政建设的报告。我对中支的情况一无所知,一片空白,唐突。我是不能推辞的,一声不吭地接受了任务,心想我要接受检验了。于是我到各科室了解情况收集材料。大约四天时间完成了初稿,打印出来约十四页,近八千字。初稿经杨主任审阅后,再送给姚行长审阅。姚行长看完后用铅笔仅修改了一个字。我仔细推敲他改的这个字,他改的很精当。我写的这份报告,他是一字一句都认真过目了的。因为这份报告是要送到湖南省分行纪检组的。那时反腐倡廉在全国开展的轰轰烈烈,每个单位都不能掉以轻心。时隔几日,即第二年元月四日,分行派我把此报告送到省分行。上班不到十天时间,我收到行里给我的见面礼;我通过了第一次“体检”。我从姚行长的眼神中看出,对我的工作比较满意。
       一九九一年下半年,中国人民银行要求,全国央行员工要学习《央行的理论与实务》。湖南省分行通知各中心支行和支行要派选一名人员到省银行学校参加辅导员培训。这次,中心支行派我去学习,时间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便给中心支行的全体干部讲《央行金融理论与实务》。我上课时,姚行长和其党组成员也来听课。姚行长是上世纪五年代末重庆银行学校毕业的。此时在央行供职三十多年,说他是金融专家也不为过。行长亲自听课,是要鼓励全行人员努力学习金融知识,同时也要准备上级行对学习的程度和进度的检查,还有一点是对我的鞭策和激励。姚行长来听课,我不敢有半点懈怠。我这个外行虽经过培训学点金融知识,连半罐子也谈不上。我只能通宵达旦地备课,反复揣摩。三个月时间,一本书讲完。我又从姚行长的眼神中看出他对我的肯定。
      一九九二年。省分行要在中心支行旁边修建宾馆,做全省员工培训基地,同时中支要修建职工宿舍,要搬迁周围的几户居民。行领导就临时把我安排在基建办,要我具体做搬迁工作。搬迁工作,量房屋面积,登记房屋设施,计算补偿金额我一人要反复核对做到丝毫无误,还要寻找搬迁地点,与居民户讲政策,磨嘴皮,还要忍受他们的冷嘲热讽。搬迁工作不是八小时工作制。白天,搬迁户的户主要上班,只好等待户主下班后商谈。某天傍晚,一位参加抗美援朝的姓吕的老战士把我带的资料抢了摔在地上,我忍气吞声在月色朦胧中一张一张从地上拾起来。我是不能发火的。我一发火,就会更延缓搬迁的进程。最后这位抗美援朝并负伤的老战士也签字同意搬迁。看来我忍辱负重还是有点效果的。姚行长根据我提供的消息,决定买下织布厂的两亩地,做搬迁户的宅基地,接着又很快决定买下紧连被搬迁户和本行的永定区建筑设计院的办公楼。这期间姚行长和分管的朱副行长多此询问进度和难度,听取基建办和我的汇报。姚行长等领导也知道我的辛苦和努力。后来在这块地上修建一栋七层楼和两栋六层楼。全行员工的宿舍基本得到了解决。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夏日某天,省行朱工程师来到张家界检查宾馆施工情况。参与基建的三位同事和我陪朱工在台湾之家午餐,姚行长也来陪朱工。席间,谈工作,也谈家庭。姚行长语重心长地说:“老郝啊,你要赶快,搭我在这里。”我顿时明白,他在关心我的婚姻家庭。一个“搭”字,我猜出,估计他知道自己不久要上调到省分行;一个“快”字是在催我。他是张家界市金融系统的首脑。我若成了家,把她安排在金融系统工作。姚行长是绝对能做到的。要是换了新行长,调人进入金融系统恐怕没有他的影响力。他的这句话,永远铭刻在我心中。他有这个心说了出来,他有这个力做得到。因为当时每个商业银行的领导都是经过他为首的人行党组同意之后才能担任其职务的。调入一个人进商业银行,该商业银行的领导也会不看僧面看佛面。张家界中支那时有一百二十人左右。我目睹很多人行员工家属都得到妥善安置,这与姚行长关注和协调是分不开的。姚行长希望他领导的员工家庭圆满,无后顾之忧,才能安心工作。
        我在中支工作期间,也到姚行长家仅串过一次门子,恰逢同事耀胜也在。姚行长对我俩说,我当行长就是想把一碗水端平。我开玩笑对他说,假若是一碗汤水怎么端的平?但他是在这么想,他愿望是做一个公正公平的行长。一百多人的行长,张家界市金融系统的总头子,工作很多,责任很大,担子很重。假若不能一碗水端平,工作就很难开展。
        央行的一个重要工作,负责货币发行。张家界到长沙在没有通高速之前的公路里程近四百公里。运钞,行话叫做“运头寸”,大约一个月有一趟,一趟一般要三天时间。把残钞运到长沙销毁,把新钞从长沙运到张家界储备。从长沙把新钞运到张家界大约要十个小时,多数时间大约要到晚餐后才能到行里。我曾参加过两次。他每次目睹头寸车出发。他每次在头寸车返回最后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总是在行的大门口踱步,盼望等待运钞车的安全归来。他的神情焦急而又紧张。安全归来他才脸上现出笑容。几乎每次都如此。他担心的是万一出事:一怕被抢劫,二怕出安全事故。那是路途远,路况差,通讯不便。我进行时姚行长那时年五十,浓眉大眼,精神矍铄。但是,到了一九九三年,也是到我入行的第三年,我感觉他明显疲倦了。他到省分行退休后不久被检查出患有心脏病,据说还安了起搏器。他当行长期间,尤其是在原只有二十多人的县支行的基础发展为一百多员工并有十多个科室的二级分行。他是勤勉的,很辛苦的。也许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他患上了心脏病。在张家界近五年的时间里,我估计是他一生最劳累最忧心的一段时间。他是现在张家界中心支行的创建人,第一位行长。他应该是张家界金融志最重量级人物。
       一九九三年姚行长调到省分行任总会计师,成为副厅级干部。一九九六年我被调到慈利支行。大约是二零零六年左右他来到慈利支行。姚行长提出要慈利支行的三个老同志陪他到就餐,慈利支行安排地点是慈利宾馆。就餐后,他即刻启程离开慈利。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到两小时。哪知这竟是最后一面。姚行长想念关注他的老部下。约十年前,已是退休的他还对当时的张家界中支的主要负责人说,希望把老郝调回中支。之前我从没有向姚行长反映我的诉求,姚行长也没有把他对中支负责人的劝说告诉我。“把老郝调回调回中心支行”这句话是一位知情人铁平转告我的。大约在五六年前,我给姚行长打电话问候他,他声音清晰洪亮,因此我感觉他精神很好,自然身体不错。遗憾的是仅只打一次。
       这周周二早上,同事宏顺请我早餐。聊着。他说我们几时到常德看看余行长去。我说,那我们还抽时间到长沙看看姚行长去。宏顺说他早几天到中支去,听说姚行长约半个月前走了。我顿时震惊。姚景庭职务上是我的老行长,学识上是我的老师,还有过在那份廉政建设报告上的“一字之师”的记录,年龄上是我的兄长,感情上是我的老朋友,他的女婿是我一个村的人,他后代的一支人是我的老乡。二零一七年,我的经济自由度稍微好转,心情自然好了些。我已六十六岁,我想在近两年里看望对我关心过的的人,对我友好的人。且一个都不会忘记,都埋藏在我的心底,但不时在我脑子里闪现。我一辈子不忘恩负义,我一辈子不做对不起别人的事。到今天,我问心无愧。也就是从去年起我已分步实施。我想在近期看看老行长,甚至在筹划我准备给他的礼物,计划是一双用棉索纳的土家族布鞋,还在考虑需要多大号码。我不想留下遗憾,但遗憾终究留下了。我要加快步伐了,岁月不饶人。我清楚腿脚不便口语不清的境况离我会日渐日近,到那时会有心无力。
         姚行长首肯把我纳入他的麾下,使我成为他人比较羡慕的央行工作人员。姚行长说 “老郝快点,搭我在这里” ,“把老郝调回中支”,“我要一碗水端平”。姚行长焦虑等待运钞车安全归来的神情·····永远镌刻在我的心底。这几天我在沉痛之中思考,写下了这篇博客,深情悼念姚行长。若有来生,我虽很难成为你旗下的强将,但希望继续成为你手下的精兵。
         无限缅怀老行长!
        (姚景庭,1940年10月出生,山东人,重庆银行学校毕业。毕业后分配到湘西自治州工作,1989年筹建大庸分行的主要负责人,不久任该行行长兼党组书记,1993年底任湖南省分行总会计师,2017年12月去世。)
         2018年1月13日凌晨完成此稿








分类:默认分类|回复:0|浏览:1066|全站可见|转载
 

下一篇:

上一篇: 从瓦立德想到裴多菲

Total 0.049235(s), Time now is:06-24 07:0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8.5 Certificate Code ©2003-2011 phpwind.com Corporation